经济研究论坛
当前位置:首页 > 经济研究论坛
"第二届中国金融经济周期论坛"综述
时间:2017-03-01       稿件来源:云南财经大学

    近年来,金融因素对我国实体经济的影响日益增强,已逐步成为经济波动的重要诱因。在此背景下,2016年12月17—18日,“第二届中国金融经济周期论坛”(2016)在云南财经大学隆重召开。本届论坛由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经济研究》编辑部、云南财经大学金融研究院、云南财经大学商学院和浙江工业大学经贸管理学院联合主办。来自国内30多所高校、科研院所的80余名专家学者参加了本届论坛。
    论坛采用“主旨演讲”、“分会场学术演讲”和“特邀圆桌论坛”三种形式进行了学术交流。云南财经大学校长伏润民和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杨春学分别致辞。主旨演讲由云南财经大学商学院院长钟昌标和《经济研究》常务副主编郑红亮主持。在主旨演讲环节,国家开发银行原副行长高坚、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张曙光、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张晓晶、浙江工业大学高级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陈昆亭、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张平和云南财经大学金融研究院院长龚刚依次进行了发言。在“分会场学术演讲”环节,来自复旦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南开大学、中山大学、华中科技大学等26所大学的师生宣讲了入选本届论坛的30篇论文,并进行了热烈的探讨。在“特邀圆桌论坛”环节,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张平副所长、杨春学副所长和张曙光研究员等就中国当前的宏观形势与大家进行了广泛、深入的交流。
    一、金融周期、货币与房地产
    近年来,随着金融改革深化,我国的金融市场发展迅速,显著地促进了经济增长,但它同时也带来了一些问题,比如飙升的房价和高企的杠杆率等。因此,与此相关的金融理论和现实问题就成为了主旨演讲嘉宾关注的焦点。
    高坚以“中国金融市场发展的方向”为题,详细回顾了近代世界经济增长的主要亮点,包括日本腾飞、亚洲四小龙的出口导向型战略、中国改革开放、美英金融创新等。他指出,美国得益于金融自由化和所谓的金融创新,经济一直保持平稳增长,但是缺位的金融监管和过度的金融创新导致了2007年席卷全球的次贷危机。他进一步地回顾了中国金融市场发展的历史,从上海证券交易所和深圳证券交易所成立到利率基本市场化,并指出了目前金融市场存在的一些问题,如产品不够丰富、交易不够活跃等。他认为我们既要利用金融创新来促进经济发展,也要加强金融市场监管、规划有效的金融市场体系和防范金融风险,尤其是债务风险。
    张曙光研究员以“关于货币金融问题的重新思考”为题,从宏观经济学中的货币理论、货币的供求、传导和约束机制、货币制度这三个方面,深入地剖析了现有货币金融理论的不足之处。他指出,当前的货币金融理论如货币数量论等主要关注的是总量关系,由于货币主要是通过结构因素来影响总量因素和资本异质性等特征,对货币采用结构分析在某种程度上应该重于和优于总量分析。另外,目前的货币供给和需求理论都存在一定的缺陷,传导机制上忽略了个体行为预期的重要性,货币供给缺乏制度上的约束,即便中央银行是完全独立的,也只是软约束。当前互联网金融的高速发展,货币制度可能会由中央银行垄断走向电子货币与主权货币竞争的时代。
    张晓晶研究员以“金融周期与宏观调控新维度”为题,区分了不同类型的周期,以及不同时期的研究热点,分析了为什么直到晚近金融周期才重新回到大家的视线中。他指出,考虑到金融周期普遍长于经济周期,金融脆弱性的形成也需要很长时间,因此,宏观政策要着眼于长远,不要急于控制短期衰退;另外,全球金融周期制约了开放条件下的政策选择,在资本自由流动的情况下,货币政策的独立性都是难以实现的,因此,适度的资本管制是有必要的,并且要加强国际政策的沟通协调。他认为,金融周期凸显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重要性,要做到这一点,政策当局应该有所作为:一是在繁荣期,对于金融约束的弱化,要实施逆经济周期的审慎监管,抑制低效率企业杠杆率的过度上升;二是在衰退期,对效率高的企业可以适度加杠杆,对于效率低的企业,则要坚决去杠杆。
    陈昆亭教授以“当前我国金融经济周期问题思考”为题,探讨了作为影响经济短期波动主要诱因的金融、货币因素如何影响了长期经济发展趋势。他指出,现有的实证研究表明经济波动对经济增长的影响有好有坏,这种不确定对于政策的制定造成了很大的障碍,因此要确定其影响机制。由于动态不一致,政府的金融、货币政策在中长期存在偏离均衡路径的潜在倾向,这种偏离将会造成中长期要素配置扭曲。如果把影响经济发展的长期因素如人口、教育、技术进步、文化制度等统一表征为人力资本,由金融、货币因素导致的短期波动加剧会造成人力资本降低,即对长期经济发展趋势产生负面影响。他提出,应该进一步研究短期波动影响长期趋势的机制,构建更合理的周期—增长一体化模型。
    张平研究员以“货币供给机制的探索”为题,精辟地分析了我国货币供给模式的转换过程,即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到出口部门、出口规模扩大、形成贸易顺差、中央银行释放货币——房地产市场改革、土地和住房市场化、中央银行释放货币——影子银行信用杠杆——赤字公债货币化模式。当前,前两种传统的货币供给模式逐渐式微,又由于M2上升乏力、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速下降,内生货币需求也不足。因此,现在可以依赖的主要是赤字公债货币化模式,但它可能也是不可持续的。另外,由于我国已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